大理白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SEO有什么用?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9月08日 10:45

利用搜索引擎的规则提高网站在有关搜索引擎内的自然排名。目的是让其在行业内占据领先地位,获得品牌收益。很大程度上是网站经营者的一种商业行为,将自己或自己公司的排名前移。

相关推荐

什么是共有产权房

什么是共有产权房,共有产权房是地方政府让渡部分土地出让收益,然后低价配售给符合条件的保障对象家庭所建的房屋。保障对象与地方政府签订合同,约定双方的产权份额以及保障房将来上市交易的条件和所得价款的分配份额。即中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购房时,可按个人与政府的出资比例,共同拥有房屋产权。房屋产权可由政府和市民平分,市民可向政府“赎回”产权。房屋产权可以按照两种比例实现共有:当个人与政府的产权比例为7∶3时,个人承担的价格相当于同期经济适用住房的价格;对仍无力购买的特殊困难家庭,可按5∶5的产权比例进行购买,个人承担的价格则相当于同期经济适用住房的70%,即共有产权经济适用住房。共有产权房的购买人随着收入的增加,可以申请购买政府部分的产权。按规定,自房屋交付之日起5年内购买政府产权部分的,按原供应价格结算;5年后购买政府产权部分的,按届时市场评估价格结算。房屋出售时与此类似,出售所得按购房家庭与政府的产权比例进行分配。当购买者经济情况发生变化,家庭收入高于政府规定标准,进入中高收入群体时,政府也无需强制其搬出,而是对政府产权部分收取市场租金共有产权住房不同于廉租住房、公共租赁住房、经济适用住房和限价商品住房这类保障性住房,其具有商品房和保障房的双重属性,其中个人持有的部分属于商品房性质,而政府持有的另一部分则属于保障房性质。

2020年07月22日 16:48

3年巨亏50亿元的达达集团为何上市首日就破发

作者:蔚芮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达达集团是在瑞幸咖啡事件之后首家上市的中概股。2020年6月5日,达达集团(DADA.NASDAQ)在纳斯达克市场挂牌交易。首日收盘价报收15.99美元/股,下跌0.06%,跌破发行价16.00美元/股。顶着中概股被质疑的风头上市,达达是充满了自信上市,准备为中概股乃至中国争光吗?它又能做到吗?瑞幸咖啡所引发的中概股风云由瑞幸咖啡引发的中概股风云还在发酵。在美国,一份名为《保护美国投资者免受中国公司重大风险影响的备忘录》的备忘录广为流传,据备忘录内容显示,要求60日内对中概股采取措施提供建议,以保护美国投资者免受中国公司重大风险影响。与此同时,2020年6月6日,据财新报道,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参与造假证据浮出记者,中央已掌握了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对于公司财务造假的指令性的电子邮件,陆正耀将被公诉,极有可能面临刑事追责。数名接近瑞幸自查调查组人士则向财新透露,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财政部先后对瑞幸进行了调查,已经掌握作假的诸多证据,税收方面瑞幸为虚增交易交了税,陆正耀等高管作假行为适用《新证券法》和《会计法》相关法条。上市公司作假之所以遭受到如此严厉的惩罚,则是因为上市则意味着成人礼,要负担起对公众投资者的责任。然而,显然,很多上市公司创始人及高管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此外,对于中概股来讲,他们还不是简单的赴美上市,更多的则是代表了中国企业,是对国家整体形象的代言,因此,如果中概股被这些公司所影响,中概股声誉受损,那么受到影响的则不仅仅是这一家公司,而是所有中概股。因此,达达选择在此时赴美上市意义重大。只是,或许达达并不明白,也或许没有准备好来迎接这一场帮助中概股扭转声誉的硬仗。为什么?达达集团不一定是被华尔街所看好的绩优股。上市首日,资本市场选择用脚投票——2020年6月5日,达达上市首日收盘价报收15.99美元/股,下跌0.06%,跌破发行价16.00美元/股。此外,达达所在的行业及达达所处的位置也都显示,这一家公司的未来发展令人捏了一把汗。达达是不是一个好的投资标的众所周知,即时配送所在的快递市场一向是电商的兵家必争之地,近年来,争夺最后一公里的战争从未停歇。因此,从2013年发展至今,这个市场从来没有实现盈利过,而且,不仅不能盈利,这还是一个超级烧钱的生意,犹如视频行业,最终在烧钱大战当中,许许多多没有资本及靠山的企业倒了下去,最终只剩下了BAT的“后花园”。当然,达达集团也同样有靠山,那就是京东与沃尔玛,当然,相比京东物流来讲,达达集团只能说是外面的“干儿子”。2013-2018年,是外卖市场风口的爆发期。公开资料显示,2013-2018年间,外卖市场从34.3亿元扩张到了4530亿元。就在这段时间当中,达达集团成立并且顺势发展起来。2014年,蒯佳祺成立了达达集团决定试水即时配送。由于赶上了风口,达达集团的业务量大增。2016年,达达每天有130万名配送小哥穿梭在城市的街头巷尾,为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等日均配送超过上百万份订单,被市场称做“即时配送中的滴滴”。后来,伴随着O2O热潮的结束,外卖市场也在一番激烈的征战之后开始尘埃落定,整个市场开始从扩张型业务转向战略型业务发展,因此,各家巨头对于未来要不要将即时配送权柄交到第三方公司手中,各有考量。这自然影响了达达的生意,一时,达达集团开始由此前的蒸蒸日上进而转型为挣扎发展,日子颇为难过。2015年4月,美团选择自己干,上线了美团专送;2015年5月,京东到家上线了众包物流业务;2015年6月,饿了么推出了自己的蜂鸟配送;2015年7月,百度外卖上线了“百度骑士”。无奈之下,作为达达集团的掌门人,蒯佳祺带着达达集团投入了东哥京东的怀抱,开始成为京东的“干儿子”之一——2016年,达达集团与京东到家合并成立了新达达。2016年后,东哥逐步将京东到家从报表中剥离出去。同年6月,达达集团与沃尔玛集团达成商业合作协议,并接受了沃尔玛5000美元的战略投资。2018年,京东集团进一步投资1.8亿美元购买达达集团的优先股,沃尔玛集团则又追加投资3.2亿美元。招股书显示,京东和沃尔玛将作为基石投资者分别以IPO价格认购达达价值6000万美元和3000万美元的ADS。IPO后京东和沃尔玛将分别持有达达集团45.3%和9.5%的股份。在京东及沃尔玛轮番输血之下,达达集团也开始扶摇直上,其业务飞速增长,据其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第一季度,达达集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18亿元、19.22亿元、30.99亿元,10.99亿元。2018年同比增长57.8%,2019年同比增长61.3%。可以说,就达达集团的现状来讲,京东是“爸”,沃尔玛是“妈”,只是相对于京东物流这个名正言顺的亲儿子来讲,达达有点是干儿子,当然,无论哪个说法,无疑,京东及沃尔玛无论是大股东还是大客户,也都让达达集团享受到了好处:招股书显示,达达集团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两个部分,一是服务收入,二是商品销售收入(商品销售指的是向骑手出售配送设备),这个比例只有5%。也就是说,达达集团长期占营收比在95%以上的服务收入,基本上都来自于京东和沃尔玛。数据来源:达达集团招股说明书(首席创业官制图)据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一季度,达达集团来自京东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分别为56.71%、49.13%、50.52%、37.80%;2018-2020年一季度来自沃尔玛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分别为4.61%、13.02%、14.90%。总体来看,2017-2019年三年时间,来自关联方的收入占营收比分别为56.73%、53.72%、63.40%。由招股书可见,达达集团接近40%-50%的收入高度依赖京东,作为京东的影子出现的烙印非常明显,一方面,京东电商受到任何波动都将直接影响到达达;另外一方面,一旦京东电商有一天需要面临京东物流与达达之间二选一的时候,京东物流作为亲儿子自然更有优势,而达达则并不乐观。而在电商市场,不仅阿里巴巴、苏宁、京东、拼多多“四国杀”异常凶猛,而且苏宁直接对标京东,搅局由京东发起的618电商节,在这种局面下,达达与京东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达达自身能力不强,且对巨头的依赖性依旧在不断加强,因此,就首席创业官咨询多位投资人显示,达达集团或许只能达到一个及格线,当天上市首日破发并不意外。着急上市融资的达达达达此次上市融资的意义重大。为啥?如果达达再不上市公司,达达有可能面临资金链紧张的威胁,达达创立至今,其资金一直靠外部融资而来。达达集团招股书显示,2019年达达集团一年现金流净流出15.88亿元。账面上的总现金额为21.12亿元。2020年,如果达达集团不上市或者没有新的外部资金进来,达达集团不一定能够熬过2020年这一波资本寒冬。IPO上市,对于达达集团来说,不想上也必须硬着头皮上——已经烧了投资人这么多钱,达达始终要对投资人一个交代。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即时快递行业的一员,达达在过去已经烧了大概50亿人民币,至今没有盈利,因此,达达集团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常年处于负的状态。来源:投中网CVS公开资料显示,达达集团在IPO上市前先后经过八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10亿美元,然而,如今的达达集团依旧不断亏损当中,不能停止——据达达集团招股书,2017-2020年一季度,达达集团的净亏损分别为14.49亿元、18.78亿元、16.69亿元、2.79亿元。累计亏损金额达到52.75亿元。其中,骑手支出是一笔重要费用,而且不能够减免或者停止,这个投入还要持续。达达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达达集团在养骑手上的支出分别为15.26亿元、19.88亿元、26.79亿元;占当期的营收比分别为125.29%、99.79%、86.45%。并且,招股书中说明,支付给骑手的薪酬和激励措施是运营和支持成本中最大的组成部分。而且随着业务的继续扩展,这部分成本将持续增加。此外,为了活下来获得市场,达达一直大量补贴市场。招股书显示,2018-2019年,达达集团的活跃用户从470万增长至2440万。而这背后,达达集团花费了大量的金钱。2017-2019年,达达集团向京东到家投入的市场补贴激励费用分别为3.62亿元、7.83亿元、9.38亿元。3年时间累计投入费用达到20.83亿元。数据来源:达达招股书(首席创业官制图)此外,达达集团的快送业务下单的用户,达达还要给优惠和折扣,还吸引用户。2017-2019年在达达快送业务上的补贴分为为0.83亿元、0.91亿元、0.88亿元。由此,达达集团陷入了一个烧钱的困境当中——达达集团的订单量增加,骑手的支出成本就增加;快送业务用户增加,优惠折扣的补贴就增加;京东到家的用户增加,补贴费用就增加。与此同时,在行业当中,同行美团逐步通过运营效率开始盈利、阿里巴巴咄咄逼人进攻外卖市场的市场格局下,达达集团一旦停下来,市场就拱手让给其他人,前功尽弃,然而若要继续烧钱,那么其融资也是一个问题——阿里巴巴不可能,美团在前,腾讯也希望渺茫,达达集团作为京东的干儿子其地位实在尴尬。基于这种局面,上市的达达被资本市场不看好也是清理之中的事情。“即时配送战役”下半场“今天很美好,明天很美好,然而很多人死在明天的路上。”艾瑞报告发布的《2019年中国即时物流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即时物流行业2019年订单量将达到185亿单,规模突破1312亿元,2020年将达到1700亿元。市场扩大持续发展看似是达达的利好,只是达达能否保证切到行业蛋糕也更加重要。现实情况对达达来讲并不乐观。公开资料显示,千亿市场的诱惑之下,即时配送领域竞争必然更加激烈,可以说是红海一片——除了美团、饿了么两大外卖巨头兵强马壮之外,还有闪送、UU跑腿、以及传统快递出身的四通一达、顺丰等都在下海搞“同城快送”。此外还包括零售业务起家的盒马鲜生以及跑约车业务的滴滴要推出了跑腿业务。各路神仙可以是各怀绝技,虎视眈眈瞄向了这个市场。然而,这个市场的蛋糕在下半场的激烈竞争当中渴望是“好看但并不好吃”。首先,在中国的即时配送市场,外卖仍然是占绝对比例的订单来源。比如,依托于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美团配送和阿里旗下的蜂鸟配送日均可以实现2180万与1200万的订单量。在外卖市场,美团是老大。但是,王兴如今对于同城配送同样很感兴趣。2019年,美团正式推出新品牌“美团配送”,同时宣布开放配送平台,对便利店、传统商超、近场零售、写字楼等不同场景进行连接。是不是有点眼熟?的确,这个业务与曾经的达达集团如出一辙,因为美团配送也想发展第三方配送业务,当然,如今也在高速扩张当中,有那么一点点蚕食了达达的市场份额——据美团2020年一季度财报中显示,美团的新业务增长4.85%至41.68亿元,这其中就包含闪购等新零售到家业务。显然,非外卖业务的即时配送已成为美团新的增长点。此外,另一外卖巨头饿了么在2019年6月宣布蜂鸟物流独立,并在当天宣布蜂鸟即配将在未来3年里建设2万个全数字化即配站,把服务拓展到更多行业和区域。据《2019年第1季度我国即时配送商场研讨陈说》显示,蜂鸟配送、达达集团、美团配送的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28.4%、25.6%和24.8%。三者的差距极其之小。因此,对于达达集团来说依靠京东“爸爸”和沃尔玛“妈妈”的流量而活的达达来讲,面对这两个迎头而上的劲敌,该如何应对呢?

2020年06月09日 11:54

逐条详解寒武纪首轮问询,直击AI芯片独角兽的“硬核”逻辑

5月7日晚间,科创板受理企业寒武纪披露首轮审核问询函与相关回复。出身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寒武纪,自宣布申请科创板上市以来,便引来业内各方高度关注。公司成立四年以来,已经历6轮融资,投资方中不乏阿里巴巴、国科创投、中金资本等重量级企业。4月10日,寒武纪申请状态变更为被问询。27天后,“初试”答卷出炉。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首轮问询一贯秉持了科创板审核问询的基本逻辑——详尽细致。问询涉及6大方面、20个问题,从发行人股权结构、主营业务、核心技术、财务信息、风险揭示等向投资者揭开芯片巨头的“面纱”。新业务贡献六成营收上交所给出的第一问,关于寒武纪的股权结构。根据申报材料,陈云霁(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的哥哥)曾在寒武纪兼职期间参与过公司部分研发工作,但在公司创立不久后即离开公司,目前在中科院计算所担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问询函要求发行人说明,陈云霁在发行人处的兼职时间,参与的主要研发工作,对公司核心技术、产品形成发挥的作用;离开后是否仍对公司进行技术指导或合作。对此,寒武纪回复称,“陈云霁并未直接参与产品技术研发的具体工作,对于公司的核心技术及主要产品的形成无重要作用。且相关研发成果及专利权均归属于寒武纪有限。”寒武纪还指出,陈云霁自2016年11月离职以来,未参与公司的产品技术的研发工作及技术指导。科创企业主营业务的含金量与未来的发展、盈利能力关系密切。据招股书介绍,寒武纪目前主营业务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智能计算集群系统,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三大业务线。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无晶圆厂),并为客户提供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2016年起,寒武纪先后推出了终端智能处理器IP,包括1A、1H、1M三款产品。由于该系列产品成为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公司被部分媒体质疑其营收过度依赖于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招股书显示,2017和2018年,公司终端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227万元、1.17亿元,对主营收贡献达到98.95%和99.69%,公司A为主要客户。上交所在二问中,对公司的主要产品、市场竞争状况、采购等方面连发数问。要求说明,IP授权业务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是否持续性,公司是否面临产品研发上的技术难点或壁垒;公司A未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的原因,是否因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公司A未来是否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从寒武纪的回复来看,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已不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逐步成熟,贡献了2019年主要营收。数据显示,2019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同比2018年下滑41.23%,实现销售收入6,877.12万元;智能计算集群业务业务板块扛起大旗,贡献当年总营收的66.17%。另外,寒武纪表示,“公司A选择自主研发智能处理器,不再继续采购寒武纪产品。除报告期内已达成的合作外,寒武纪未与其签订新合同。”此外,2018年,寒武纪从公司A取得的收入已包括固定费用收入、提成费用收入。2019年以来,由于IP产品已经完成交付,当年主要从公司A获取提成费用收入,固定费用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较大。问询重点覆盖财务信息资金密集、投入成本高、研发周期长、盈利释放缓慢是芯片企业的普遍特征,企业现金流的健康与否显得格外重要。在首轮问询中,寒武纪的财务会计信息被重点问询,包括存货、应收账款、研发费用、银行理财产品等,共计11问。从披露的信息来看,近三年来,寒武纪逐年加大研发投入,体现了“硬核”科创属性,且营收录得三年50倍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营收分别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2986.19万元、2.4亿元和5.4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73%、205.18%、122.32%。累计研发投入达8.13亿元,是同期累计营收的1.43倍。需要注意的是,寒武纪目前还未实现盈利。2017年~2019年,寒武纪净利润分别亏损3.8亿元、4104万元和11.79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886万元、1.72亿元、3.76亿元。即便尚处于亏损状态,寒武纪的现金流方面表现不俗。公司不仅手握大把现金,且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远低于科创板已上市企业。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科创板已上市企业,最新一期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均值约16%。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441.09万元、3,264.44万元、6,460.87万元,占当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0.75%、1.07%和1.38%。此外,截至报告期末,寒武纪货币资金、银行理财产品共计43亿元。对于大额银行理财产品,寒武纪表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公司实际购买理财本金发生额分别为3.8亿元、53.95亿元、115.79亿元。截至2019年末,上述理财已分别赎回3.8亿元、53.95亿元、77亿元。且上述理财产品不涉及定向投资,投资对象不涉及公司的供应商、客户或关联方。不过,对于手上大把现金足以覆盖在研和募投项目的情况,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募资的必要性及对资金的预算规划。寒武纪称,集成电路产业更新迭代快,公司各产品线未来会参考每18~24个月推出一代新产品的节奏进行迭代。预计未来3年内仍有其他5~6款芯片产品需要进行研发投入,或仍需30~36亿元资金投入。

2020年05月09日 10:29